位置:武汉新闻网 > 武汉房产 > 正文 >

武漢的“法國女婿”當上了志願者(眾生相)

2020年03月26日 12:47来源:未知手机版

关于爱情网名,奎尔扎拉姆,ok数据网

在武漢,有不少自發組織的抗疫志願隊伍。在一支志願車隊中,法國人弗雷德格外引人關注。

“弗雷德,來跟我學武漢話!”搬運物資間隙,志願車隊的武漢市民與弗雷德歡快互動。

“搞麼事?”(武漢方言,意為“干什麼”)盡管弗雷德認真模仿,但“蹩腳”的發音還是逗笑了在場的大伙兒。“這位法國老鐵,給力!”其他隊員向弗雷德豎起了大拇指。

1月26日,大年初二,弗雷德加入了剛剛組建的志願車隊。1月27日,他寫下了一條朋友圈留言:“志願者們正在為醫院運送水和方便面,我們要前進,而不是后退!”

這個“老外”沒有食言。1月31日,法國政府組織包機從武漢撤僑,弗雷德選擇留守,與武漢人共患難。

“剛開始很困難,我穿著防護服,戴著口罩和手套。既要開車,也要搬箱子,還要使用翻譯軟件交流。”弗雷德介紹,他曾有過5年的軍旅生涯,這幫助他克服了身體和心理的雙重困難。

在運送物資途中,沒有固定的“飯點”,有時候一天一餐,還是方便面。倉庫、車廂、街邊,拿起筷子就能吃。2月10日下午,在一處車庫裡,有人拍下了弗雷德。隻見蔥、姜、蒜、椒都在面裡,他一手端盤一手拿筷,坐在板凳上吃。“我早就吃慣了中國菜,工作餐也沒問題!”弗雷德自豪地說。

3月11日那一天,他記憶猶新。清晨7︰39,出發!從武昌到漢陽,再支援漢口。口罩、消毒水、水果、蔬菜、面條……隻要車子能裝下,弗雷德樣樣都送。輾轉了“武漢三鎮”,自然成了“夜歸人”,回到武昌家中,已經是晚上11點。“我只是隊伍中的一員,每個人都是早出晚歸。”弗雷德打心底裡認為,他只是一名普通志願者。

“我們也會為醫院做飯,昨晚就在為武漢中心醫院做飯。”弗雷德說。3月17日晚,一名呼吸內科醫生接過志願車隊送去的紅燒肉后,驚喜地發現,送餐的是“網紅”弗雷德!下班后,興奮地晒出與弗雷德的合影。

50多天時間裡,弗雷德駕駛著私家車,自掏腰包出油錢,不分晝夜奔波。弗雷德告訴我們,他隨車隊跑遍了武漢及周邊,支援了數百家醫院。參加志願活動以來,他共驅車1500余公裡。

面對疫情,弗雷德沖鋒在前,家人免不了擔心。“妻子和岳父、岳母最初都覺得太危險。我向妻子保証做好防護措施,並且定時‘匯報工作’,這才說服了他們。”弗雷德坦言,81歲的母親並不知道他的工作。“她年紀大了,我不想讓她擔心。”

這一切,源於他對武漢的深情厚愛。

對於這名54歲的法國人來說,“江城”就是“第二故鄉”。2004年,弗雷德認識了彼時在法國留學的中國妻子。2007年,兩人結婚。2012年底,弗雷德隨妻子、孩子來到武漢居住,成為了武漢的“法國女婿”。

家庭美滿,工作也有了著落。在武漢理工大學,弗雷德成為了一名法語老師。“我教的是中法班的孩子,有的學生物,有的學醫藥,他們未來會到法國馬賽上學。”談到在武漢8年的生活,弗雷德“滔滔不絕”,他愛妻子,愛武漢,愛中國。

通過媒體報道,弗雷德曾經的同事和學生得知了他的事跡。

“我當時既感動又擔心,他在重災區工作,中文又不好,於是我立即發消息問候他。”武漢理工大學的田郅揚曾是弗雷德的學生,他告訴我們,這位法國“老兵”平易近人,深受學生喜愛。陳明浩是武漢理工大學法語系教師,在他眼中,弗雷德細心而熱情。“2016年,我跟弗雷德有過一面之緣。去年,弗雷德回學校上課,他居然能記得我,還找出了5年前的合影!”武漢大學法語系學生張佳陽為弗雷德擔任過翻譯。“他很健談,也很勇敢,作為一名武漢人,我要感謝他!”張佳陽說。

正如弗雷德所說,他是中法友好的受益者。在武漢,有雪鐵龍、家樂福等法國著名品牌,也有兩國合作的“中法生態城”。據統計,武漢是法國在華投資密度最大的地區之一,也是中國匯聚法語人口、擁有在居法國人最多的地區之一。

近日,法國疫情愈發嚴峻。中國社會各界也持續向法國提供防疫物資,其中就包括武漢大學法國校友會向巴黎急救中心捐贈的1.6萬隻口罩。“感謝他們的支持!中國的疫情控制得很迅速,現在法國變得嚴重了,我希望他們像中國一樣重視起來。”說到家鄉的疫情,弗雷德有自己的擔憂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htlwz.com/wuhanfangchan/90465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